Project

26

一月

工业废水“零排放”的冷思考

斩获国际大奖:中国公司站上世界舞台

近年来由于污水处理行业市场竞争日趋激烈,无论是上游实力雄厚的大型企业纷纷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资本游戏,还是削尖了脑袋想要谋得一席之地的中小企业都不约而同地感受到了与日俱增的压力。在已有的业务范畴上精细化专业化已经成为结束快速粗放扩张模式的“后发展时代“里水处理企业的必然趋势。工业废水零排放在这种环境下被推上前线也就不足为奇了,尤其是在今年初北京沃特尔水技术公司在凭借华能长兴电厂的脱硫废水零排放项目成为第一个获得“全球年度最佳工业水处理项目大奖”的中国环保工程公司之后,我国工业废水零排放技术走在世界前列的报道屡见不鲜。

概念分歧:零废液or零废物?

工业废水零排放这个概念在中文语境里容易产生歧义。目前比较明确对此概念给出定义的国家标准GB /T21534-2008《工业用水节水术语》将零排放定义为“企业或主体单元的生产用水系统达到无工业废水外排“,但这个定义并不够准确。国内关于此概念的理解目前分为两派:一派是废液零排放,另一派则认为废物零排放。其实如果参照英文的说法 zero liquid discharge, 比较公认的说法更接近废液零排放。之所以纠结于概念,实在是因为一字之差谬以千里。无论是现行的哪一种零排放技术和处理系统,基本思路都是将工业废水中的溶解物结晶,然后将经过处理的水资源重新用于生产过程或者其他用途中。至于处理的另一项副产品废渣,则由于对概念理解的不同而有不同的处理方式。关注于废渣的处理也不是对于这个概念吹毛求疵,即使是废液零排放也比普通的强这是肯定的。但是这种零排放如果是以转移污染的形式,那么这个零排放是不是值得欢欣鼓舞也就必须打上问号。

成本投入过高,环境收益有限

工业废水以浓度高,成分复杂切来水不稳定等特点一直具有较高的处理难度。对于无论哪一种工业废水零排放处理技术,无废液都是共同的,水资源在处理之后要进行回收利用,那些不适宜出现在回用水中的成分理所当然的留在了废渣中。现在常见的处理方式主要是蒸发塘及填埋两种。但无论是蒸发塘还是填埋实际上都不是终端处置方式。填埋依然是我国垃圾主流处置方式,但对于“零排放“这样显然是对于环境效益有更高要求的处理技术,如果只是到这一步其实并不算走完了全程。零排放工艺的废渣具有极强的溶解性,在填埋的过程中极易造成二次污染。如煤化工的副产品杂盐因为成分复杂是作为危废处理,且其产量极大,但囿于成本,这类危废尚未有有效的处置途径。

即使抛开对废渣处理问题的诟病,单纯的废液处理零排放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除了之前提到的由于工业废水的特点导致的水处理的技术难点之外,即使在一些处理难度相对较小且技术解决方案已经比较成熟的行业中,工业废水零排放的实施也有很强的经济短板。因为无论是传统工艺的蒸发结晶法还是现在比较流行的正渗透或者纳滤技术,造价都不菲。此外,由于零排放的高标准,企业需要针对实际情况进行客制化处理,也会无形中提高处理成本。

世界经验与中国国情

纵观世界其实这几年工业废水零排放都是一个比较受到关注的热点问题。在欧美、澳洲等地都已经有了很多成功运行的项目。零排放的概念最初是在70年代的美国因为工业废水影响河道水质而被强制实行的。此后如澳大利亚的第一个工业废水零排放项目也是因为政策规定而强制执行的。由此可见,政策对于零排放的导向作用非常突出。另外在上述国家中也有更加完善的用水和排污收费,这也进一步增强了零排放项目的经济刺激。经常被诟病水环境的邻居印度,也由环境、森林和气候变化部下的中央污染控制委员会出台了对于污染企业零排放的技术与经济可行性指导文件,为大规模的推广零排放保驾护航。但在我国现行的政策背景之下,并没有对于工业废水零排放提供足够的强力保障,再结合现行的工业用水定价和排污收费,国内企业对于零排放的动力其实还远远不够充足。因此目前我国工业废水零排放还不具备大规模推行的条件,更多的是企业出于企业责任或者需求的自发行为。

大胆尝试,勿刻意炒作

在2016年第二届全国工业废水零排放高端论坛的报告中也可以看出,会议中更多的议题是如何更高效经济的处理工业废水,当然其中不乏对于零排放新技术的报道,但也反映了一个现实就是零排放作为水处理的“终极目标”在我国还远没有成为目前水处理中最紧迫的需求。工业废水零排放是先驱的水处理企业为了应对更高的环境标准的一次有意义的大胆尝试,这非常值得肯定。除了前文提到的华能长兴电厂之外国内也有很多零排放的成功实践,这也非常令人欣喜,但工业废水零排放还远没有到需要发烧的地步。企业用户以及相关从业企业也需要在欣喜之余保持冷静,在我国排放标准普遍不缺“严”而缺监督和执行的情况下,结合自身的需求以及项目实际情况审慎进行零排放的实践,不盲目追求零排放这个金光闪闪的招牌,不要让工业废水零排放沦为一场概念的游戏。